第7章 阿拾的第三个秘密_锦衣玉令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7章 阿拾的第三个秘密

第(1/3)页

  “唔。”

  时雍看了娴娘一眼,没承认也没否认,笑道:“我友人说,人若相识,不必拘于姓甚名谁,做甚营生。”

  不必拘于姓甚名谁,做甚营生。

  娴娘肩膀剧烈地抖动起来,突然掩面,湿了眼眶。

  “是她,是她。想我当日落难,她也这般说法——罢了罢了,过往恶浊不必再污了贵客的耳。”

  娴娘扭过身子大声叫伙计。

  “把我圆角柜里的青梅酒拿来,我要与这位贵客畅饮。”

  时雍慢条斯理地夹起一片切得薄薄的肉细嚼慢咽,穿的是粗布衣裳,气度风华却恁生矜贵。

  娴娘一直看着她,等酒水上来,坐在她的对面,昏昏然给自己灌了一杯,拭了拭眼角,便哭起“友人”,期期艾艾的嗓子娇脆哽咽。

  “我放了荷花灯,祭了香烛纸钱,不晓得她能否托生到一户好人家,不再受这恶罪。”

  托生?

  时雍夹菜的筷子微顿,“你知道了?”

  娴娘与她对了个眼,红着脸说:“我有个老相好,在诏狱做牢头。自打她进去,我便抹了脸皮不要,求上门去找他,想送些吃食进去……哪知,她一口没吃上,就孤伶伶去了。”

  憋了好些日子,娴娘找不到旁人说时雍的事,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时雍的友人,她便哀哀地说了起来。

  “那时也劝她,不要乱了规矩,酿出祸事——瞧我,她是我的恩人,我倒说起恩人的不是。“

  看时雍不语,娴娘越发伤心。

  “我生生哭了好几回,左右想不明白,那个让她一门心思扎进去连命都不要的男子,到底是何人。她下诏狱,死无葬身之地,那人可曾心疼她半分?”

  时雍抿抿嘴,微微一笑,拎起一粒金黄的豆腐丸子,看了半晌,丢入嘴里。

  “乌婵可有来过?”

  听到她提及乌婵的名字,娴娘漂亮的脸僵硬片刻,更是把她当成时雍的至交好友,眼泪籁籁地往下落,一张绢子湿透也拭不完泪珠子。

  “她出事后,乌班主便闭口谢客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笔趣阁阅读网址:www.zhhtxt.cn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