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为自己验尸_锦衣玉令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1章 为自己验尸

第(1/3)页

  七月十五那天,下着小雨,阿拾从顺天府衙走出来,还没过鼓楼大街,就被周明生从背后叫住。

  “锦衣卫来要人办差,沈头叫你去。”

  锦衣卫?

  阿拾扬了扬眉,“有没有说什么事?”

  周明生左右看看,压低了嗓子。

  “听魏千户说,是给女魔头时雍验尸。横竖是一桩露脸的事,往后谁敢不高看你一眼?你可是验过时雍身子的人。”

  周明生说个不停,阿拾眯起眼只是笑。

  为自己验尸,是一桩新鲜事。

  谁会相信,她——就是时雍?

  昨晚二更刚咽气,还没适应这个新身体,就要去瞻仰自己的遗容了。

  ……

  诏狱尽头灯火昏黄,牢舍狭窄,阴气森森,厚实的隔墙足有三尺,将甬道的风关在外面,空气幽凉沉闷。

  “阿拾,进去吧。”

  魏州是个有几分清俊的男子,也是锦衣卫里少见的和气之人。

  “不用怕,北镇抚司不吃人,时雍也已自尽身亡,大胆进去勘验。”

  “是。”装老实并不是一件难事,少说话便好。

  时雍行个礼,慢慢走入那间腐败霉臭的牢舍。

  一个女人蜷缩在潮湿的杂草堆上,双手攥紧成拳身子弓得像一只死去多时的大虾,地上的水渍散发着臊腥的恶臭,分明已经死去多时。

  这是她,又不是她。

  这不是她,这是她。

  从时雍到阿拾,恍如梦境。

  “阿拾速验,大都督等着呢。”

  为女犯验身,魏州没有进来,但语气已有不耐。

  时雍应了一声,静静望着蜷缩的女尸。

  灯火淡淡映照在她身上,昏黄的光晕像一层缠绕的薄辉。她长发如故,丝绒缎子般垂落在腐败的杂乱干草上,将一张惨白蜡黄的脸遮了大半,宛若一朵娇艳的花朵凋谢在枝头。

  再美的女人,死去了,也是难看。

  时雍呼吸微缓,将掌心覆盖在女尸圆瞪的双眼上,待她眼皮合拢,为她理了理衣服,慢慢走出牢舍。

  勘验文书摆在桌案上,怎么死的写得清清楚楚。时雍清楚中间的门道,只要大人们没有特殊交代,那画押确认便是,不需要多言多语。

  魏州将文书推近:“阿拾识字吗?”

  时雍眼皮微抬,“不识。”

  魏州笑着说:“时雍这个案子与别的案子不同,虽是自尽,但要走个勘验过场。劳烦你,没有问题就在这里画个押。”

  “是。”时雍低头在文书上押手印。

  “好了,拉出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笔趣阁阅读网址:www.zhhtxt.cn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